兒媳拒絕上交陪嫁,被婆婆怒扇兩巴掌,次日婆婆崩潰:人財兩空!

2023-09-25     楓葉飛     反饋

兒媳拒絕上交陪嫁,被婆婆怒扇兩巴掌,次日婆婆崩潰:人財兩空!

「不給陪嫁?我讓我兒子和你離婚信不信?」吳秀琴生氣地說道。

在吳秀琴看來,這段婚姻是陳雅麗強求來的,否則自家兒子根本看不上她。

陳雅麗就是剛嫁進門的新娘,她看著婆婆醜惡的嘴臉,拒絕交陪嫁,甚至還因此被婆婆扇了兩巴掌。

「我家已經買了房了!我丈夫也說了不用再給嫁妝了,你還想怎麼樣!」陳雅麗說完就憤怒地回到了婚房。

丈夫張久諾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,他正在看書,結果看到妻子捂著通紅的臉進來時,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「你真的會看得上我這樣的人嗎?」陳雅麗難過地問道,她實在對自己沒什麼信心。

聞言張久諾也明白了,他想出去為妻子討回公道,結果被陳雅麗攔住了。

「我當然愛你啊!你什麼時候看過我受委屈了?」張久諾摸了摸陳雅麗的頭說:「你不信我也正常,但我會證明的。」

這句話讓陳雅麗十分感動,她擦了擦眼淚,終於笑了起來。

陳雅麗被婆婆嫌棄的原因,是因為她臉上有一塊傷疤,雖然不是很大,但因為是在臉頰上,所以格外明顯。

說起來,這傷還是因為張久諾受的。當初兩人在同個公司上班,早已日久生情,就差一個捅破窗戶紙的機會了。

可沒想到意外來得那麼快,那次是休息間的一個小型微波爐炸了,因此著火了。

那時候在休息間的人是張久諾,他那天突然發燒,便去裡面的躺椅睡覺,由於睡得很沉,爆炸聲都沒聽見。

焦味從房間裡冒出來的時候,大家都慌了,只有陳雅麗毅然決然地跑了進去,把張久諾帶了出來。

可就在出房門的時候,被燒黑的一小節門框掉了下來,為了保護張久諾,陳雅麗連忙去擋,結果卻被打在了臉頰上,因此,那邊留下了一塊傷疤。

後來事情解決了之後,張久諾十分愧疚,他到處求醫問藥,但也就只能讓她的傷疤淡點,卻無法消失。

後來張久諾告白了,這讓陳雅麗開始躲避,因為她覺得這是同情,不是愛。

可張久諾說道:「你忘了嗎,即使沒有這件事,我們原本也相愛了,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。」

張久諾開導了她將近一年,才終於讓她相信,他是因為愛才提出在一起的,至於傷疤,那是代表他們相愛的印記。

後來兩人準備結婚,娘家人直接買下一套房,這主要是怕以後女兒因為傷疤被拋棄了,會無處可去。

張久諾也說,那房子就當嫁妝好了,其他的就不用給了。原本大家談的其樂融融,婚禮也舉行地很順利。

可沒想到剛結婚,婆婆吳秀琴就把陳雅麗拉到外面討要嫁妝。陳雅麗拒交嫁妝,說這一切都是他們商量好的,哪有改變的道理。

可沒想到她剛說完,就被婆婆怒扇兩耳光。自卑敏感的陳雅麗被婆婆說了之後,氣憤地跑回房間。

至於吳秀琴,她認為自己這是在教訓兒媳,給她點顏色看看,可沒想到她第二天會看著空房間崩潰。

「這下完了!人財兩空阿!」第二天,吳秀琴過來喊新婚的夫妻二人吃飯,結果卻發現屋子裡空空如也,甚至連結婚照都全被帶走了。

吳秀琴放聲大哭,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但知道這一切肯定都是兒子的手筆。

吳秀琴哭完之後立馬給兒子打電話,質問他到底帶著兒媳去哪裡了。

「回婚房了,那才是我們的家。」張久諾冷冷地說道:「你要是想找個像ATM的兒媳,那怕是找錯人了。」

說完,張久諾就把電話掛了。

此時坐在副駕上的陳雅麗有些困惑,她不明白為什麼因為婆婆的兩巴掌,自家丈夫就連夜帶自己收拾行李,然後偷偷離開。

「為了我,和家裡人決裂真的值得嗎?」陳雅麗問道。聞言,張久諾卻搖了搖頭,說這不僅僅是她的事。

原來,吳秀琴做出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

張久諾原本有個大五歲的哥哥,很早之前就結婚了,那時候張久諾還是個高中生。哥哥沒考上大學,也沒什麼大本領,因此結了婚還是留在家裡和他們一起住。

吳秀琴一直是個好吃懶做的主,以前靠著丈夫的工資度日,但後來丈夫去世了。

面對還在讀書的張久諾和他沒本事的大哥,吳秀琴的脾氣越來越差,直到她發現兒媳是個隱藏的有錢人。

從那之後,她便開始偷偷的找兒媳要錢,沒錢的話就讓她回去找娘家要。

那兒媳當初為了嫁給大哥,和家裡都鬧翻了,怎麼可能回去要錢,因此,婆媳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大。

後來外出打工不常回家的大哥也知道了這件事,他和吳秀琴大鬧了一場,然後揚言要離開這個家。

這讓吳秀琴氣急敗壞,她認為是兒媳影響了自己的家庭,因此不顧她剛懷孕的身體,直接將她推倒。

兒媳狠狠摔在地上,然後流產了。

這下大哥更加生氣,他們當天就鬧掰了,大哥帶著大嫂離開了,再也沒有消息。

張久諾一邊回憶,一邊苦笑著對妻子陳雅麗說:「事情過了這麼多年了,我還以為她改變了,可沒想到,她從來沒變過,只是因為生活好了,所以她也收斂了一些。」

張久諾說,每個月他都會寄回去一千多,按照老人家的花銷來說,這是完全夠用的,至於其他補品或者儀器,他會另外買的。

可前不久,吳秀琴迷上了打牌,一局還挺貴,所以那些養老費也不太夠花。

她知道張久諾的脾氣,肯定不會拿錢給她打牌,所以才打上了兒媳的主意,那份嫁妝,則成了她的首要目標。

「那你呢,就不管她了嗎?」陳雅麗說:「她就你一個兒子了,總不能連你也失去吧,那就真的人財兩空了。」

張久諾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說:「該給的養老費我會給她的,至於一起生活,那就算了。」

就這樣,我們回到了婚房,這裡是在城中心,和遠在郊區的老家有段距離。

吳秀琴並不知道兒子的家在哪,因為她從沒關心過,即使是那天結婚,她也只在乎來的人給了多少紅包。

找不到兒子兒媳的吳秀琴更慌了,她拼了命地打電話,卻發現再也打不通了。

「為什麼上天要這麼對待我這個老太婆啊!兩個兒子都被女人騙走了!」吳秀琴大哭。

但沒人能回應她,因為整個家,只有她自己一個人了。

直到一個月後,張久諾依舊打了一筆錢,他備註道:「我會負責養老,但其他的,你就別插手了。」

吳秀琴愣愣地看著手機里冷漠的數字,她開始發獃,從中午坐到了晚上,才自言自語:「是我做錯了,還是他們做錯了。」

吳秀琴註定得不到回答,她只能在這個家裡孤苦伶仃地生活著,直到死亡。

楓葉飛 • 7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9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7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9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3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1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