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顧母親反對遠嫁,三年後被丈夫拋棄偷偷回娘家,推開門女兒愣了

2019-01-12     曹強育     反饋

導語:女兒不顧寡婦母親反對,遠嫁有錢丈夫,三年後偷偷回家,進門淚目

母親是在小萱八歲那年成為寡婦的,一個大字不識的農村婦女帶著兩個年幼的兒女,日子很是清貧,為了養活孩子們,母親製作蘭花豆沿街叫賣,一大早她挑著擔子進城,扁擔的一頭放著蘭花豆瓜子,一頭坐著只有四歲的弟弟。小萱從小脖子上就掛著家門鑰匙,放學喂豬喂雞再把米飯煮上,母親和弟弟總是要到天黑才能回來,晚上娘仨圍坐在小桌前吃飯,母親說著在城裡看到的所見所聞,那是全家人一天最幸福輕鬆的時刻。

到了小萱讀高中的時候,母親在大雨天摔了一跤,把腰腿給弄傷了,傷筋動骨一百天,這意味著家裡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收入,恰逢村裡人要外出打工,小萱就求人家把自己帶上,她怕母親不同意就偷偷收拾東西走了,在弟弟的枕頭下塞了張紙條,上面寫著:「弟弟,姐出去掙錢了,你照顧好咱媽,別惹她生氣,姐一定會供你上大學的!」

當母親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,她痛苦的閉上了眼睛,嘴裡呢喃著:「傻丫頭,你還是個孩子啊……」生活再困難,她都沒想過讓女兒退學,女兒的懂事讓她心疼,從此後,母親心裡有了個心結。

小萱去的是電子廠,每個月工資只留下一兩百零花錢,其餘全部寄回家,為了多賺錢,小萱不放過每一個加班,她的生活只剩下工廠宿舍兩點一線。看著小姐妹打扮得漂漂亮亮,小萱從不眼紅,在她心裡沒有什麼比讓家人生活幸福更重要的事了。

21歲那年,小萱認識了前夫,前夫家很有錢,那天他來廠里找表姐,無意中遇到了小萱,在一群塗脂抹粉的女孩子當中,清純脫俗的小萱讓他一見傾心,死活纏著表姐幫忙牽個線,表姐只好安排他們見面,一頓飯的功夫,前夫下定決心要把小萱追到手,她和他之前接觸過的女孩不同,一點都不物質。

從那後,前夫整天噓寒問暖,下班等在廠門口,小萱從來沒有談過戀愛,很快被前夫的紳士有禮打動了,半年後帶他回去見母親。讓小萱感到意外的是,母親竟然反對這門婚事,她說小伙子嘴巴太油,恐怕不是過日子的人,再說又是遠嫁,萬一婚後發生點事情,娘家人一點都不知道。可是小萱滿腦子都是愛情,哪裡能夠聽得進去,趁著母親不注意,偷了戶口本,兩人直奔民政局把結婚手續辦了。

生米已經做成熟飯,母親只好認了這個女婿。婚後小夫妻倆恩恩愛愛一段時間,小萱還和以往一樣,把工資寄給弟弟讀書,剛過了大半年,前夫的本性暴露了出來,整天喝酒玩牌,脾氣不好的時候還會對小萱家暴。小萱是個傳統女人,她認為夫妻倆哪有不吵吵鬧鬧的,等到有了孩子,丈夫自然收心了。

直到兒子一周多歲,前夫不僅不知道回頭,反而變本加厲,他嫌小萱生完孩子身材臃腫臉上長斑,喜歡上了別的女人,小萱心裡的酸楚沒人訴說,在母親和弟弟面前她一直是報喜不報憂,當初自己不肯聽母親的勸告,非要一意孤行,才釀下如今的苦果。小萱原本以為只要自己隱忍著,婚姻就能維持下去,可當她看到前夫連兒子一塊打的時候,心徹底死了,哭著在離婚協議書上籤了字。

抱著兒子走在異鄉的街頭,小萱感到特別無助,她想念家鄉,想念母親,猶豫片刻她買了張車票,踏上回娘家的火車,一路上小萱的淚水沒有斷過,她揣測著,母親看到自己這樣落魄,一定會責罵的,可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,此時娘家是她唯一的去處。

經過16個小時的顛簸,終於到家了。村口那棵棗樹已經結滿果實,門前的藕塘里荷花盛開,還有頭頂上空飛過的不知名小鳥,小萱一下子激動起來,特別是看到家裡那扇虛掩著的院門,她的緊張地心快要蹦到嗓子眼,抱兒子的手不由得出汗了。

輕輕推開院門,只見母親低頭坐在院子裡,頭頂上的白髮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芒,母親的手在摩挲著一個相框,不用靠近小萱都知道那是他們一家四口的全家福,瞬間眼淚再也忍不住滑落,小萱飛奔過去,喊了一聲「媽」。

聽到這聲呼喚,母親猛然抬起頭,看著小萱臉上的淤青,母親頓時明白了,她伸出樹皮般蒼老的手撫摸著女兒的臉龐,說道:「媽總算把你盼回來了,再大的事,有媽替你擔著。」

小萱撲進母親的懷裡放聲大哭,這時候她終於懂了,母愛和娘家對一個女人意味著什麼,那是無盡的包容,是永遠的避風港……

註:故事完,圖片來源於網絡,圖文無關,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。
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12K次觀看
終瑾梅 • 4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7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4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6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7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7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6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6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9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6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2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