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市偶遇前妻和她4歲兒子,看清孩子臉我大驚:和我很像

2019-01-09     曹強育     反饋

秦文濤失眠了,徹徹底底地整夜沒睡。上一次失眠,還是孟萍執意要和他離婚的時候。

離婚是因為他出軌馮諾,也就是他現在的妻子。

當時,一邊是髮妻孟萍倔強地不肯原諒自己,而另一邊馮諾哭得梨花帶雨要他做個了斷,秦文濤選擇了後者。

雖然秦文濤和馮諾結婚也不勉強,但他心裡對孟萍有愧。

這一次失眠也是因為孟萍,準確地說,是因為孟萍的孩子。

馮諾打電話讓秦文濤給女兒買奶粉,說家旁邊的超市缺貨。秦文濤一下班就去找,沒想到好幾家超市都斷貨,他只能越開越遠。

想來也是命運吧,秦文濤在一家大型超市買到了奶粉,結帳的時候,瞥見了孟萍。

幾年沒見,讓秦文濤驚訝的,不僅僅是孟萍的外表變得幹練,更是那個坐在她購物車上的小男孩。

秦文濤聽見小男孩喊孟萍「媽媽」。

或許是感覺到秦文濤的注視,孟萍的眼睛向這邊掃了一下。秦文濤顧不得旁人的指責,擅自跑到隊伍前面躲了一下,望見孟萍走遠了才鬆口氣。

於是秦文濤失眠了。

他的思緒就像一隻風箏,他努力不讓它飄那麼遠,可是一陣風來,風箏就飛走了。最後,他整個人也像懸浮在半空。

他聽見自己的心跳,忽遠忽近,像鼓點一樣在敲,撲通撲通,敲得他心神不寧。

孟萍的小男孩看起來有四歲了,眉眼和孟萍神似,而笑起來,嘴巴的弧度,簡直就是秦文濤的復刻。

第二天周末,秦文濤起了個大早,去了父母家。他翻出了小時候的照片,有一張是他四歲左右照的。他站在木椅上,手指前方,笑得眯起眼睛。

秦文濤聽到媽媽喊他吃飯,嘴上應著,心卻像在海浪上顛簸。

一模一樣,那孩子和他小時候長得幾乎一模一樣,連眉間那顆痣的位置都不差。

五年前,孟萍那麼決絕地趕他走,肚子裡已經懷了他的種?按時間來算,孩子應該4歲。

如果是真的,不,顯然就是真的。他實在無法想像這個女人會為他生孩子。

那麼孟萍為什麼要這麼做?這是秦文濤怎麼也想不通的地方。

秦文濤沒法否認,自從偶遇了孟萍,他就被那個可愛的、遺傳了自己基因的小人兒,勾走了心思。

他反覆琢磨著小男孩的一舉一動,心中泛起了一股柔情。

這樣的柔情在去年他和馮諾的女兒出生時,開始一點點占據他的心。只是對於那個他到現在才知道存在的孩子,他多了一份未盡到義務的歉疚。

可轉念一想,也不是他的錯。

這四年,孟萍視他如仇人,刪了他的微信和QQ,換了電話號碼,甚至賣了房子,搬走了,仿若人間蒸發一樣。

這樣一推敲,秦文濤越想越氣。

不管他認不認這個孩子,孟萍都應該同他講,而不是打算瞞他一輩子。若不是他無意中看見了,是不是到死都不知道他秦文濤還有個兒子?

秦文濤的女兒已經會叫爸爸了,她仰著稚嫩的臉喊秦文濤的時候,他走神了。他在想,如果孟萍已經再婚了,那他的兒子豈不是第一聲爸爸,叫的是別人。

秦文濤不甘心,這幾年心裡對孟萍的愧疚,在短短几天裡迅速被拋之腦後。

他秦文濤才是孩子的爸爸。

秦文濤聯繫不上孟萍,也沒打算直接去撞她這堵南牆。

他帶著厚禮直奔曾經的岳父岳母家。

這些年,時不時,他都會發簡訊問候他們,雖然他們從來沒有回覆過。

孟母和孟父起先不同意秦文濤進門。

但最後,秦文濤還是見到了孩子,背著孟萍的面。

畢竟是老人家,禁不住秦文濤的軟磨硬泡,死皮賴臉,鬆口承認孩子是秦文濤的,同意周末孟萍把孩子送來玩的時候,秦文濤可以上門見一面。但是不許做任何過分的事,比如,告訴孩子,他是爸爸。

秦文濤興奮而忐忑地拿著玩具進門,看見磊磊坐在地上,胖胖的小手拿著一個大蘋果。

磊磊是個特別聰敏的小孩兒。他聽見動靜,轉身看見秦文濤手上拿的賽車,甜甜地說了句:「叔叔好。」

秦文濤看呆了,甚至忘了應答。還是孟父提醒:「孩子叫你呢。」

「誒誒,磊磊,這是給你的玩具。」秦文濤說著上前把玩具拆開,和磊磊一起玩。

秦文濤和磊磊約定,每次來看他都給他買玩具和好吃的,但這是他們之間的秘密,不能和媽媽說。

看著磊磊鄭重其事地把手放在嘴上,做出「噓」的動作,秦文濤感慨,世界真是不可思議。

秦文濤有時覺得磊磊的存在是那麼地不真實,但他的確在四年前,在對於秦文濤來說很平常的某一天,出生了。

明明是自己的兒子,卻不能認。他多想孩子叫他一聲爸爸啊。

3

可磊磊畢竟只是個4歲的孩子,他的世界除了媽媽、外公外婆,多了一個秦叔叔,不可能不說漏嘴。

孟萍氣炸了,打電話大罵了秦文濤一通,也不把磊磊往父母家送了。

秦文濤知道,完了。孟萍的態度,不像是有斡旋的餘地。

他托孟父送去了協議書,主要關於以後磊磊的探視和學校安排。

孟萍就捎來三個字:你不配。

既然迂迴不行,軟的也不行,那他只能來硬的了。

秦文濤要告孟萍。

法院受理之後,通知孟萍必須到庭。至此,秦文濤和孟萍才在離婚五年後,在法院一間小小的審判室里,正式見了第一面。

法庭上,孟萍不停拿以前秦文濤出軌說事,甚至直言孩子不是秦文濤的,是她離婚後和男友生的。

前面一點,秦文濤懶得反駁了,但是後面這一點,他知道孟萍是狗急跳牆,亂說的。

秦文濤拿了磊磊的頭髮去做過親子鑑定,文書早提交給了法官。

一番唇槍舌戰,法官打住了激動的孟萍,宣布了最後的判決。

磊磊是孟萍在婚內懷孕,離婚後生產的,秦文濤是磊磊生理上的父親,這點毋庸置疑。秦文濤按照法律應該在孩子成年之前盡到撫養的義務。

秦文濤在孟萍怨懟的眼神中笑了,他贏了。

只要他每個月按時打生活費,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看兒子,以父親的身份。

他現在就怕馮諾不高興,這些事情他還一直瞞著她。

4

一切穩定下來,秦文濤覺得是時候告訴馮諾了。

可秦文濤還沒組織好語言,馮諾便在家裡擺起了鴻門宴,秦文濤的爸媽、她的爸媽,都在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

楓葉飛 • 7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9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7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9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3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1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