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娘家可回了,我必須自己變強悍

2019-01-09     曹強育     反饋

我是在遼北小城長大的,沒考上大學,在23歲時結的婚,我的不幸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。我丈夫是個脾氣暴躁的人,我女兒出生後更暴躁了,三句話不對,立刻來脾氣,對我也是張嘴就罵,伸手就打,我時常被打得鼻青臉腫。這樣的男人,好像都有個多事兒的母親,借著兒子對媳婦的欺壓,生出各種事端,讓媳婦承受更多的暴力,我婆婆就是這樣的人。

在她的挑撥離間下,我丈夫對我下手的次數更多,也更狠。實在被打得沒辦法了,我就帶著女兒逃回娘家躲幾天,等丈夫氣消了再回來。也曾想過離婚,但是我丈夫說,如果我離婚,女兒必須留下。我知道如果我那樣做了,的確可以逃離火坑,但是我的女兒就要墜入地獄!我寧可再被十倍的家暴,也要護我小小的女兒周全。而且,母親也不同意我離婚,說離婚後名聲不好聽,會影響我弟弟娶媳婦。

除了忍受著,盼望著女兒快點長大外,我唯一的能做的,就是在被家暴的時候逃回娘家去。用暫時躲避的方式躲過丈夫更多的打罵。這種不人不鬼的日子我過了五年。五年後,我弟結婚,又一年後,我母親突然病逝。我唯一可以遮風擋雨的角落,也沒有了。我婆婆半點沒有顧念我失去親人的痛苦,還惡狠狠地說:看你以後還去哪裡躲清靜!

我看著她不陰不陽的臉,突然有一種要嘔吐的感覺。我也明白了,如果以後我不自強,不成為自己的靠山,那我的命運只能是更悲慘。夠了,已經六年了,我不能再躲了,也無處可躲了,想明白了,心裡突然一點都不怕了。這麼多年來,我一直拚命打工賺錢,什麼累幹什麼,回到家裡還得繼續幹家務,開了工資卻必須全部交給婆婆支配,自己一分都不許留,更不許花,以後我要改變這一切。

這天,我又拿到了工資,想到幾天前帶女兒上街,她指著街邊水果攤的芒果問我是什麼的樣子,我第一次私自給女兒買了幾個大芒果。回到家,婆婆見我敢私自花錢,立刻開罵。我丈夫也習慣性過來就扇了我耳光。我把女兒關到臥室里,告訴她芒果很甜,讓她安靜地吃。然後我關好門出來,衝進廚房,抓起一個木頭小凳子,用盡我全身的力氣,對著我丈夫的腦袋打下去。他慘叫了一聲,暈了過去。

然後我抓過大罵著要打我的婆婆,一頓瘋狂的耳光。是的,我沒有靠山了,我要成為自己的依靠,我要成為女兒的依靠,所以我必須反抗。我是豁出去了。丈夫躺在地板上,口水淌了一地,好幾個小時才醒過來,然後兩個人再次打在了一起。我不再怕了,我沒什麼好怕的。

我工資堅決不交給婆婆了,我去法院起訴離婚。不用手指著丈夫說:女兒不能留給你,我有賺錢人能力,能養活她。如果你一意孤行,我能可毀了你,你絕不會讓你毀了她!丈夫和婆婆說我瘋了。瘋就瘋吧,總是,我要反抗了,不能任人欺負到永遠。到底離婚了,女兒歸我。我拉著她的小手說:走,跟媽媽走,我們去過好日子。我們離開了魔鬼窟一樣的家,都沒有回一下頭。女兒咯咯的笑聲在藍天下,傳的好遠。

楓葉飛 • 7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9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4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7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9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3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1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