表叔種二十幾年辣椒 養大表侄兒 娶妻當天表叔和眾親落淚

2019-01-09     曹強育     反饋

我父親在我未出生時就好賭成性,欠債累累。

母親懷著我時,就因家境貧窮而營養不良,導致我一生下來就體弱多病。

我出生三個月後,母親受不了債主每天上門催債,丟下我們父子倆連夜逃跑。我們那個家一貧如洗,能讓她帶走的最值錢的就是那口做飯的鍋了。母親背著那口鍋走了,也許能換件衣服穿,也許能換代口糧。

父親面對空徒四壁的家,和襁褓里的我,還有逼賬的債主,走投無路。他在深夜喝下農藥,把一個幼小的我獨自留在這世上,自己走了。

父親是爺爺奶奶老來得子,視為掌上明珠,打小就慣壞了,學了一身壞毛病。爺爺奶奶早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,父親也沒有其他的兄弟姐妹。

父親去世了,善良的鄉親們和鄰居叔叔伯伯湊錢,幫忙辦了喪事。三個月的我在那時沒有一丁點的記憶,所有的故事都是後來聽說的。

喪事辦完了,作為留在世上的一個小生命,也就是我,成了人們的難題,誰也不知道怎麼辦。這時有人建議,送我去孤兒院吧,畢竟在這世上沒有親人,無依無靠的。

這時我的一個遠房表叔說,他要收養我。眾人都搖頭,他一個光棍漢,42歲,因為家窮還未娶親,怎麼養活我。再者說了,他一個大男人,怎麼鼓搗一個三個月的孩子,更別說養大得花多少錢了,這媳婦更找不著了,哪家姑娘願意找個窮婆家,還有個孩子啊。

可是表叔不顧眾人反對,硬是堅持把我抱回家。記憶中,表叔的手一直是粗糙而又寬大的,一看就是做農活的手。他從我四個月大的時候開始種植北辣椒,每年秋天收穫時,紅彤彤的辣椒就換回我的奶粉錢。

小時候的我,經常得病。曾記得表叔抱著我去醫院打針,也記得表叔在我發燒時寸步不離。為了給我買點營養品,他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穿,我碗里盛的是肉,他的碗里卻是白粥。

我逐漸長大,上學讀書,表叔一直種著他的辣椒地,至今未再娶。我倆相依為命,他是我的依靠,我是他的希望。每天我上學回來,他都要問問我今天學了啥,也許他聽了也不懂,但都很耐心地聽著。

表叔慢慢老了,背都駝了,我都長成大小夥子了。表叔一直種著他的辣椒地,那是我倆的口糧,我的學費,我兩一年的生活費,我也成了辣椒仔。看見這麼大歲數的表叔這麼拚命地幹活,我就想打工掙錢養家。

後來我把這個想法對錶叔說了,表叔怒了,我平生第一次見表叔發那麼大的火,「你要打工,打什麼工,打一輩子工嗎?干一輩子農活嗎?我辛苦半輩,為的是你有出息,能出人頭地,以後不再受苦。你要打工,還用得著等到現在嗎?」「你不念書,能有什麼出路,你看看村裡哪個不讀書有好下場?」

表叔急紅了眼,就差打我了。嚇得我再也不敢提不念書了,也更加努力讀書,期待以後有學有所成,好好報答表叔。

我考上大學了,表叔開心地像個孩子,臉上的皺紋好像也舒展了。就是苦了表叔,雖然申請了助學金,雖然我很節省,但還得靠辣椒表叔的資助才讀完大學。

畢業後參加工作,我也遇到了人生的另一半,她感動我的故事,對我不離不棄。

表叔老了,腿腳都不利索,而我,也要結婚了。婚禮上,我一手牽著新娘,一手背著表叔,從一樓到三樓的主席台,扶表叔坐到主家的位置上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這天的表叔紅光滿面,笑得合不攏嘴。一邊是表侄,一邊是侄媳婦,看到表侄成人成才,心裡由衷的高興。

當年的鄰居鄉親看到我一個孤兒能有今天,無不動容落淚。我走上台,拉著新娘拜見表叔後。我直挺挺地跪在眾人面前起誓:

我從小無父無母,但是我這個辣椒仔卻得到上天眷顧,送給我一個「父親」。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,我在眾親面前起誓,我和媳婦將待辣椒爸爸百年歸老,服侍左右,如有不孝之舉,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。……

表叔和眾親們早已淚流滿面,我轉身上前緊緊抱住表叔,說:大恩不言謝,您給我新生,把我養大,是我的至親至愛,你就是我的親爸爸!
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2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10K次觀看
終瑾梅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6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2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2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3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9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4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8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6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5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2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2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2K次觀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