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子裝窮回老家,哥哥裝作不認識,弟弟放鞭炮歡迎,隔天驚喜來了

2019-01-08     曹強育     反饋

01

少小離家老大歸,鄉音未改鬢毛衰。

兒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。

這首他在兒時就耳熟能詳的詩句中的情形,就要真正發生在他的身上時,他有些惶恐。

在這回去的路上,他一直都很忐忑。

14歲的兒子讀不懂他臉上的表情,只是好奇地望著窗外這些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景色,眼裡滿是新奇。

今年40歲出頭的他,經過多年的打拚,已經在南方的這個海濱城市裡,有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公司,幸福美滿的家庭,好幾套大房子,一輛價值不菲的車子,堪稱人生贏家。

他這次回家,實實在在算的上是」榮歸故里」了。

當年離家時,母親給了他一套用他父親的衣服改做成的衣服,那件衣服陪伴著他從偏僻落後的家鄉,來到了繁華發達的異鄉,陪伴著他渡過了外出打工最艱難的那段時光。

如今,物是人非,抵達家鄉這個小鎮時,他突發奇想,打算穿著那件舊衣服回家,因為他覺得,母親倘若看到他還穿著那件衣服,心裡該有多高興呀。

兒子不免嘟著嘴笑話他,說他穿了這件舊衣服,就像個落魄的乞丐。

02

他出生在這個大西北最偏僻、貧窮的小山村裡。

他是家裡的老二,上面有個哥哥,比他大三歲,下面有個弟弟,比他小三歲。

他的父親和母親,都是最善良、樸實又勤勞的中國農民。

那個時候,他的父親常年在村子裡附近的煤礦裡面挖煤,是一名煤礦工人。

母親則在家裡料理家裡的幾畝莊稼,料理家務,照顧他們兄弟幾個。

一家人的日子雖然清貧,但也還算幸福。

只是在他16歲的那年,父親卻在煤礦發生的一場事故中,意外去世了。

這之後,母親為了能讓他的大哥進入煤礦,享受正式煤礦工人的編制,放棄了接受巨額賠償的機會。

大哥那時年紀尚小,進入煤礦後,拿到的薪資特別微薄,眼看著家裡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,而且他無意中聽到,母親再和鄰居的嬸子聊天時,談及他們兄弟兩人的學費和大哥的婚事時,滿嘴都是愁,他毅然下決心,外出打工。

母親起初是死活不同意的,但是在他的多番勸說下,母親終究是同意了。

只是臨別前的那晚,母親的滿臉都是淚水,不住地跟他說,她對不起他,她給大兒子謀了個有編制的工作,她還能供得起三兒子上學,可就苦了他這個二兒子了。

他心裡沒有一點怨恨,只是暗暗發誓,他要在外面混出個名堂來,否則絕不回來。

03

他和兒子坐的班車,終於緩緩到了村口。

「近鄉情更怯」,望著依舊那麼熟悉的村莊,他的眼淚竟然不知不覺流了出來,他現在40歲,算下來,他已經離開家鄉,整整14年了。

到了家門口,他發現家裡面的房子已經翻修過了,之前那破舊的泥坯房,已經被嶄新的樓板房代替。

農家人的日子就是這樣,他家的門還同以前一樣,是虛掩著的,他緩緩地走進家門。

他看到了大哥從一間屋子裡面走了出來,興奮地迎上去,喊著大哥。

只是頭髮都有些白的大哥,從頭到尾打量了他幾分鐘後,竟然愣是說不認識他,還將他趕出了家門。

他的心拔涼拔涼的,卻意外發現弟弟從隔壁的那戶人家走了出來。

弟弟似乎發現了他,小跑過來,用難以置信的眼神問他:」你是二哥二強?」

他點了點頭,弟弟一下子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,將他迎進了家裡,還特意在他進家門前,放了一串鞭炮,說是歡迎他回家。

他這才從弟弟口中得知,母親早在五年前就去世了,而之後,弟弟就買下了隔壁的這戶莊基地,蓋上了房子,與大哥分了家。

他將大哥剛才的反應告訴了弟弟,弟弟立刻暴跳如雷,說要去幫他討回個公道,他攔了下來,有這樣一個弟弟還記得他,他心裡已經很欣慰了。

第二天,他脫掉了那套舊衣服,將他好好收藏了起來,得知弟弟日子過地並不是很好,他當下決定,給弟弟投資一筆錢,讓他在縣城裡面開個店做生意。

弟弟臉上寫滿了隱藏不住的興奮,他真的沒想到,接到二哥,會迎來這麼大的驚喜。

而他的大哥得知這件事情後,早已經在家裡後悔地捶足頓胸。

只是,像他的大哥這樣嫌棄親生手足窮,都假裝不認識的人,後悔又能怪得了誰。

高宏浩 • 5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13K次觀看
終瑾梅 • 4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8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6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0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8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9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4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8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7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10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7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
高宏浩 • 3K次觀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