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薇、黃渤、周冬雨、章宇、朱一龍齊打call的紀錄片到底什麼來路

2019-01-04     曹強育     反饋

年初,在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評論兩極化的混亂里,紀錄片《四個春天》即將與全國的觀眾見面了。

1月4日全國公映,在這之前已經有很多人關注它,豆瓣8.8分,第12屆FIRST青年電影展 最佳紀錄片,趙薇、黃渤、周冬雨、章宇為《四個春天》的預告片配了旁白。

很多影迷都在期待它的上映,DOCO君也想趕在上映前再次和大家聊聊這部片子。

這部紀錄片的導演陸慶屹,江湖人稱「飯叔」,他在豆瓣上的ID為:起床,吃飯。

導演 陸慶屹

2012年,飯叔在豆瓣上發了一篇日記《我爸》,收穫了很多網友的評論,每一條評論都充滿善意,飯叔的爸爸媽媽生活的狀態讓很多人羨慕,網友親切稱老兩口為「別人家的父母」。

突然間,陸慶屹意識到可以用鏡頭來記錄父母的生活,於是,2013年他開始有意識地拍攝父母的日常。

紀錄片《四個春天》就是以他自己的家庭生活為背景,以年逾古稀的父母為主要拍攝對象,展現了他們在家鄉小鎮的生活狀態,拼湊出了一幅充滿原始詩意的人間圖景。

1

人無藝術身不貴

不會娛樂是蠢材

陸慶屹的母親從小酷愛山歌,會想方設法去學習山歌的每一種類型,幾十年下來,在當地的山歌界裡變得很有名氣,紅白喜事都會有人找她去助陣。

能歌善舞的母親,無論吃飯吃到興頭,還是走在鄉野山路,隨時都能引吭高歌,興致來了還會翩翩起舞。

身為退休教師的父親,以前教物理,後來教音樂,性格非常溫和,在陸慶屹的記憶里,父親從來沒有發過火。

他酷愛音樂,每一種能接觸到的樂器,都會去自學,小提琴、手風琴、簫、笛子、大胡樣樣都能來得了。他還會做一些簡單的樂器,笛子、二胡都是自己做的。

除了工作和照顧家庭,父親的很多時間都浸泡在音樂里,他曾說過:「有樂器,有家人,此生足矣。」

在父母二人的生活中,音樂成為一個很重要的主角,同時也變成了一個精神支柱。

父母年輕時候,借錢蓋了一個房子,花了半年多時間。沒想到一年後,發生了一場火災,一個家一下子就被燒了。

父親站在焦黑的房間,面對一堆廢墟,欲哭無淚,後來他從廢墟里翻出了小提琴,背板已經快燒成碳了,他吹了吹灰定了定神,去了天井的井台上拉響了它。

雖然琴聲聽起來吱吱呀呀很殘破,但是這樣的音樂成了能夠安撫父親的唯一東西。

除了對音樂充滿興趣,陸慶屹的父親還喜歡書法,春節都要自己寫對聯;還會鼓搗電腦,自學了拍攝視頻、剪輯配音;自己買了蜂箱,吃自己做的蜂蜜。

父母還對拍照情有獨鍾,年輕時不管家裡有多窮,每年他們都會攢一些錢,到縣城請照相館的師傅拍照留念,後來就開始自己錄像。

陸慶屹爸媽結婚照

不管是照片還是視頻,都是一家人記憶的物證,那些影像互相印證著彼此的記憶,填補了空缺的時光。

很多觀眾會好奇,「為什麼父母對兒子的跟蹤拍攝不以為意」?

其實影片已經給出了答案,因為這個大家庭有記錄生活的傳統,而且這個傳統已經延續了近二十年。

片中的多處畫面,都選自從1997年春節開始的全家聚會、外出旅遊的視頻場景。視頻里還有分工明確的導演、攝像、剪輯和配音解說,全部由家人擔任。

這樣看來,飯叔的《四個春天》實際上是家庭私人影像的延續,也是陸慶屹送給自己父母的禮物。

2

拍攝紀錄片

陸慶屹表達自己的出口

陸慶屹生活在貴州南部小鎮麻尾,雖然從小在和諧的家庭氛圍中長大,但他其實很孤獨。

哥哥姐姐很早就外出求學了,哥哥更是十歲就上了大學,沒有兄弟姐妹的陸慶屹成為被排擠的那個孩子,他經常站在窗邊看院子裡的孩子們玩爽。

左:哥哥 陸慶松

右:姐姐 陸慶偉

或許正是小時候的這些經歷,讓陸慶屹很早就習慣了跟人群隔著一點距離,做一個無聲的觀察者。他寡言少語,15歲離家出走,也沒有和任何人說過。

後來長大到北京工作後,陸慶屹喜歡上了在夜班車裡盲寫日記。因為摸黑寫,車晃來晃去,很多日記翻出來一看都不認得,慢慢想起來後再抄到筆記本里。

再後來,陸慶屹的好朋友去了廣州工作,他沒有可以交流的朋友,對北京快節奏的生活漸漸厭倦,就去了貴州羅甸縣的一個礦山打工。

1/2
下一頁
壹玖柒 • 490次觀看
武巧輝 • 620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豆豆龍 • 610次觀看
大寶貝 • 360次觀看
壹玖柒 • 2K次觀看
大寶貝 • 760次觀看
終瑾梅 • 2K次觀看
終瑾梅 • 320次觀看
壹玖柒 • 460次觀看
壹玖柒 • 800次觀看
壹玖柒 • 730次觀看
壹玖柒 • 2K次觀看
大寶貝 • 5K次觀看
宋霖霖 • 990次觀看
大寶貝 • 830次觀看
終瑾梅 • 7K次觀看
豆豆龍 • 1K次觀看
大寶貝 • 330次觀看
大寶貝 • 1K次觀看
壹玖柒 • 3K次觀看
豆豆龍 • 350次觀看
壹玖柒 • 640次觀看
大寶貝 • 690次觀看